<form id="3331x"></form>
      <address id="3331x"><nobr id="3331x"><nobr id="3331x"></nobr></nobr></address>

        <dfn id="3331x"><listing id="3331x"><meter id="3331x"></meter></listing></dfn>
        首頁 專欄岳梅櫻正文

        智慧城市建設發展——新風口賽道的布局

          智慧城市從概念到落地生根已經過去了10年多年,我自己在中國從事智慧城市建設相關工作也已經步入第十一個年頭,其間見證了智慧城市從概念提出到逐步落地,從局部試點到成為國家戰略,直至今天智慧城市成為市場規模超10萬億,30%以上年復合增長產業集群的全過程。

          目前,如何做好智慧城市建設已經是擺在各級政府領導面前的一道“必選題”,對于企業而言如何在這個風口賽道上布局,也是充滿了機遇及挑戰。在這里我分享一些對于當前智慧城市發展的新形勢和新變化的看法:

          一、“新基建”推動智慧城市進入萬物互聯時代

          隨著新基礎設施建設的加碼以及5G技術的快速發展,整個社會即將具備全面感知與互聯的能力,為基于萬物互聯的“超級應用”提供了無限可能。當年(2008)IBM極具前瞻性的提出智慧地球感知化、互聯化與智能化要素在今天看來已經逐步成為現實:隨處可見的聯網攝像頭、智能手機、傳感器可以感知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基于4G/5G和其他通信技術的物聯網、互聯網、傳感網等形成了社會化泛在基礎設施網絡,云計算與人工智能的普及使得算力和算法觸手可及。以智慧交通為例,微觀層面的各種雷達+傳感器+車+路+云多端協同自動駕駛方案正在逐步成為現實;在宏觀層面的城市交通大腦已經可以實現對包括道路、橋梁、車輛、信號燈、停車場、充電樁、司機等在內的動靜態交通的全要素信息進行采集,用于城市規劃和交通治理。微觀與宏觀結合的城市級交通應用將帶來交通管理和市民出行的全面變革。在此背景下,我們更多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打破政府部門之間、政府和企業之間、政府和個人之間由于管理模式和體制機制帶來的隱性壁壘,這需要全社會都具備接受新環境、嘗試新模式的決心和意識。

          二、從側重技術架構逐步走向落地運營探索

          智慧城市的整體技術架構逐漸成熟,管理架構上注重統籌已經形成共識,而在運營架構上還在繼續探索。我和自己的團隊在2014年就提出了智慧城市架構規劃的方法論,通過對近年來各地新出臺的智慧城市頂層規劃的持續研究后發現,全國范圍內已經基本形成了“前臺應用互聯網化、中臺業務協同化,后臺基礎設施云化”的基本技術模型,下一階段的重點是基于如何基于這樣的架構,形成各種具體技術標準,我們近期已經開始協助國內國際機構進行一系列ISO及IEC智慧城市標準的制定和落地。在建設管理方面,各地政府大多形成了集中領導、統籌建設的共同思路,智慧城市在越來越多的城市成為“一把手工程”,特別是各省、市陸續成立的大數據局、政數局在統籌建設的組織保障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這些都是非常好的趨勢。當前的薄弱點在于運營架構,如何建立一個可持續的運營模式,讓政府、企業和市民都參與進來共同優化已有的建設成果,發揮其最大的社會和經濟效益,當前大部分城市還在探索過程中。

          三、跨區域聯動和協同成為智慧城市演進新趨勢

          在年初的疫情對政府的治理能力大考中,我們可以看到前期處于智慧城市建設第一梯隊的杭州、上海、深圳這些城市,在跨部門的應急、大數據輔助決策、資源的迅速組織到位等方面確實能交出相對優異的答卷,某些城市則充分暴露了數據不聯通、協同難的短板,最新的情況是全國范圍內用了一個多月時間才實現了健康碼的全面跨省互認,說明我們的智慧城市在對外的連接能力上還有很大進步空間。這也提醒我們必須考慮基于“智慧城市群”視角的區域集群化與城市數字化創新相結合:比如城市群,都市圈內成員政府間如何實現救援醫療分流系統、就近服務的治安和消防合作,在應急管理平臺的跨城市對接等;同時考慮如何在城市群內布局線上產業鏈協同平臺,推進電子商務和現代物流協同發展,建立區域電子商務框架和物流商貿發展體系,為企業發展選址提供更大的空間,降低企業發展的要素成本。這方面將成為十四五期間智慧城市概念持續演進的方向。

          四、愈發關注市民服務體驗和營商環境優化

          早期智慧城市建設以一個個的管理系統搭建為主,基本上是先孤立建設再聯合的思路。近年來隨著政府“放管服”改革理念的深入,“服務型治理”的提出,要求智慧城市的建設成果必須重視市民的體驗,企業營商環境的優化。這就要求建設方從一開始就站在使用者角度去設計閉環的服務體驗,從實效指標出發倒推建設方案。比如我們在解決群眾普通反映的停車難問題時,通過對整個交通系統對于停車缺口、人員密度、職業以及居住地配套服務等信息結合,再結合對停車位占用情況、車輛駛入時間、紅綠燈信號等實時信息進行綜合研判,能很快找到問題所在;打通相關流程后,還可以通過互聯網+服務的方式,給予市民預約停車、分時共享停車、停車引導等體驗升級。再比如我們普通的一個房產交易要做到線上化,就涉及政府二十多個部門和房地產商、銀行等單位的業務協同及數據互認,我們目前正在搭建一個基于區塊鏈的房產交易平臺,希望通過技術的協助能加速共識,降低協同的難度。高度整合跨政府業務邊界的系統在較早期的智慧城市建設階段是不可想象的,但如今已經逐步得到改善。

          最后我想談的是智慧城市發展到今天,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生態,這其中商業模式及體制機制的創新非常重要,我們希望實現真正的社會共建,必須依靠市民和企業的深度參與。城市大腦、運營指揮中心(IOC)、企業服務、市民服務、醫療服務、出行服務等平臺如何從制度和機制設計上確保運營的可持續性,形成智慧城市從建設到消費的完整閉環,讓全社會共享數據的價值,是值得政府和企業繼續探索和深入思考的課題。我們可以看到成都市在疫情期間推出的預約通勤挑戰,南京市去年基于市民服務大數據推出的全民健康險業務等,都是很好的利用互聯網思維參與城市治理、政府和企業共同合作運營的創新,希望今后能看到越來越多的這方面成果。

        ?

          岳梅櫻,美國馬里蘭州立大學科技與組織管理博士,2004-2016年期間,擔任IBM智慧城市研究院院長、智慧城市首席架構師及業務負責人,致力于新興的產業規劃、城市規劃、電信行業的大型項目和企業并購轉型;2017-2019年,出任中國平安智慧城市首席科學家、平安智慧城市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平安集團智慧辦副主任;2019年10月,加入宏立城集團,擔任宏立城集團副總裁,宏立城智慧科技集團執行董事兼總裁。

        責任編輯:張薇

        分享:
        數博故事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免费视频在线观看